【隨筆】Letter 4:Hope

Dear Positiva:

這一年,我們都經歷了許多,也成長了一些。在如齒輪般規律前進的工作與生活之中,我常常想起,當初開始書寫的動力究竟是什麼?是興趣、熱情、呼召,還是些別的什麼?太多問題與未知的答案,總於忙碌空隙之間在腦袋裡跑來跑去。

於是我想和妳分享去年11月的一趟旅行,我到了一個終年炎熱的國家,燦爛陽光照在當地人民黝黑的皮膚上,散發出晶亮光采。但與之相反的,卻是人們眼中透露出的無奈與沉重,讓我想挖掘眼神背後的故事,可能是無助、是失望,也可能是歷劫重生後的驚慌。而這一切,只因這個國家已經歷太多災變,幾乎到了臨界點,孩子們只好在彷彿一碰就碎的脆弱環境裡,摸索尋找生命出口。

旅程之中,每當我看見孩子們的純真笑顏,都有些不捨。我很想知道:這些孩子知道他們將要面對的未來嗎?那麼多患難、艱困環境、稀少糧食,與許多失去的,未來?每每思想至此,就感到自己有義務,讓更多人知道關於這個國家的故事。


一個月後,我慢慢了解,也許真正可怕的不是那些失去,而是絕望的心。

「耶和華說:我知道我向你們所懷的意念是賜平安的意念,不是降災禍的意念,要叫你們末後有指望。」 -耶利米書29:11

嘿,Positiva,在那個四季如夏的海島國家裡,孩子們衣衫襤褸的笑容,是因為他們還未放棄長大的希望;而在妳和我的身邊,又有多少人生活無虞、卻選擇放棄堅持下去的意志?那一刻,我開始明白,持續書寫或許有許多理由,但其中一個,必定是用筆傳遞那些不被聽見、卻渴望生存下去的聲音,讓他們的希望,能夠被更多人聽到。


2015年的開始,我從家鄉返回台北的路程中,心底不斷迴響五月天的〈步步〉-

在失去你的風景裡面 你卻佔據了每一條街
一步步曾經 一步步想念 在腳下蔓延
在充滿你的回憶裡面 我獨自流浪海角天邊
一步步走過 當時心願

想起了早逝的少時好友,想起10多年前赴台北念書時,他對我說過的話。這一次,沒有流淚,卻再次堅定關於生命的一切,以及,與書寫有關的一切夢想。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