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筆】Letter 5:Companion

Dear Positiva:

在某個微涼的初秋夜晚,我收到妳傳來的簡訊:「是不是有些關係,一旦時間到了就必須終止?」

後來我才知道,那晚妳剛結束一頓看似歡樂且愉快的聚餐,但在妳一個人回家的路上,或許是秋夜容易使人惆悵,妳開始對剛剛結束的歡慶感到懷疑,於是思考起諸如「什麼是朋友?」「人與人之間的感情到底有多堅定?」之類的哲學問題。

其實,並不是有些關係時間到了就得終止,而是有些時候,我們對於「同伴」存在太多想像需要澄清。

妳說,那段日子剛好看了幾部日劇,於是比以往更渴望一種不離不棄、心領神會的默契關係,如同《2030彼岸的家人》掛和妹妹曾經冷戰、卻比誰都了解對方的親情;或是像《一千兆日元的贖金》平岡與女孩間因為寂寞互相理解、為對方著想的友情。只是,親愛的Positiva,那些畢竟只是戲劇,不是妳與我的真實人生,戲劇不過是投射了真實人生的一部分,但它們始終不是全部。


然後我們開始憶起那些微小卻深刻的畫面:國中時全班拚命練習,最後贏得大隊接力的雀躍;高三時每晚一起去吃鍋燒麵,再回到學校晚自習的勤讀;大學時為了社團可以連續一週每天只睡兩、三小時的瘋狂;第一份工作時熬夜加班只為達到目標的同心一意;還有那些無數讓妳我稱為「同伴」的共患難或共歡慶時分,這些畫面縱使已成回憶,但它們構成了我們能夠堅定走下去的力量。

Dear Positiva,也許身邊的人總有來去,但請記得,那些曾經被妳視為「同伴」的人,都是成就妳生命堅韌與成長的夥伴,而這就已值得為此獻上感恩。縱使如今人事已遠,但只要繼續帶著那份渴望找著同伴的真誠之心,或許就在下個轉彎處,妳的人生還會持續出現新的同伴,而妳,也將迎來生命的再次成長。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