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採訪】遇見瓜地馬拉豔陽下的燦爛笑顏

瓜地馬拉,位於馬奎斯《百年孤寂》筆下魔幻的拉丁美洲,是全球前十大咖啡生產國,也是2016資助兒童計畫代言人楊祐寧、宋芸樺到訪的國家。1月23-29日,兩人在帝王級寒流來襲的夜晚離開台灣,卻在瓜地馬拉溫暖的陽光下,看見兒童和居民的燦爛笑臉,以及那些在笑容背後令人心疼卻又感動的故事。

陽光下如影伴隨的貧窮

在瓜地馬拉著名的觀光城市 – 安地瓜(Antigua)的中央廣場,各國旅人熙來攘往,愜意地在四周的咖啡店和市集遊逛,盡情享受這天的晴朗午後。此時,一名衣衫襤褸的男孩怯生生地走近遊客,小聲說了幾句話,眼中露出愁苦神色乞討著;沒等對方回應,男孩又害羞跑開。在這座保留西班牙殖民時期建築的古城裡,貧窮與富裕,往往只是幾步之遙。而這樣貧富不均的現象,正是瓜地馬拉面臨的最大問題。

20世紀後半長達36年的內戰,讓瓜地馬拉偏鄉基礎建設落後,幫派暴力更是兒童、青少年成長過程的陰影,孩子們飽受營養不良、疾病和失學之苦,甚至寧願冒著風險偷渡到墨西哥、美國,也不想留在家鄉,只為了找尋幸福生活的可能。

台灣世界展望會在瓜地馬拉透過資助兒童計畫,於偏鄉社區推展兒童營養、兒童社團、生計發展等方案,以10-15年時間,一步步改善當地環境,讓孩子們不再遠走他鄉,願意留在美麗的家鄉。


因為愛 世界相連在一起

楊祐寧:「每一次出訪,我總在最缺乏之處看見最多的恩典,更看見人們渴望改變的心是如此強大。」

有了前一次造訪尼加拉瓜的經驗,第二次前往西語系國家的楊祐寧,行前特別和朋友「惡補」了幾句西班牙語,在瓜地馬拉果然派上用場。「uno、dos、tres!」每當祐寧大喊西語的「1、2、3」,興奮語調總逗得孩子們大笑,而他就如孩子王般自然融入其中,當單純的心彼此相遇,語言再也不是隔閡。

這趟行程讓祐寧印象最深刻的,是參與親職教育方案的志工 – 馬西歐(Marcial)的故事。在瓜地馬拉偏鄉,貧窮讓多數父母仍習慣用打罵方式教養孩子,包括以前的馬西歐在內:「過去的我就像瞎子一樣,責打孩子時,心中沒有任何愧疚感。」但馬西歐並非不願意改變,只是就和社區裡大部分的父母一樣,他從小也是被打罵長大,如何學會教養孩子的其他方式呢?當祐寧聽到此處,不禁感到難過:「我相信馬西歐也不喜歡被打的感覺,只是沒有機會打破負面循環,他其實渴望和孩子分享愛。」

兩年前,世界展望會開辦親職教育課程,鼓勵父母以「愛的教育」教導孩子,馬西歐一聽見課程資訊,便主動報名參加。當他完成課程後,就把所學帶回自己的社區,積極邀請居民成立小組,一起學習愛的教育。慢慢地,馬西歐的社區裡不再聽見父母責打孩子的聲音,「感謝上帝讓我不只改變自己,更能幫助我的社區,當親職教育開始在家鄉推動時,感覺就像整個社區被點亮了!」

和馬西歐道別前,祐寧和他說:「謝謝你在這裡所做的一切,我十分感動!」祐寧在馬西歐身上,看見從一人改變開始,家庭、社區、甚至整個國家改變的可能,「我相信在最缺乏的環境裡,反而能看見最多的恩典。」

對三度擔任資助兒童計畫代言人的祐寧而言,這項計畫改變了他看待兒童和青少年的眼光,「我在各國看見的孩子都是很有力量的!因著資助人的幫助,世界另一端的孩子獲得改變,開始影響更多生命,這一刻,讓我感覺自己與世界透過愛相連在一起。」


盼望我的影響力 能讓更多孩子經歷愛

宋芸樺:「與我的瓜地馬拉孩子相遇,讓我體會一份資助不只改變她的人生,更改變我的價值觀。」

知道自己將隨台灣世界展望會前往瓜地馬拉關懷兒童,宋芸樺就到展望會網站資助了住在哥馬巴計畫區、5歲的賈桂琳(Jackelin),「原本以為資助兒童是件很複雜的事,實際操作才發現很簡單,只要每個月省下一點錢就可以做到。」芸樺說,出發前知道會見到賈桂琳,心中既期待又擔心,「期待和孩子見面時能相處愉快,但也擔心會不會打擾她的生活…。」

從小在台北長大的芸樺,在瓜地馬拉看見的每一幕、聽見的每個故事都令她難忘,「好多畫面過去只在Discovery頻道裡看過,從未想過自己竟有機會親身體驗。」這趟行程,芸樺和祐寧一起和社區媽媽頭頂水壺跋涉取水,為孩子製作玉米餅;和生計發展案家學做麵包,品嚐創業喜樂;也為家庭填補屋牆縫隙,幫助兒童遠離傳染病媒蟲。「我們的體驗只是幾小時、幾天,但對當地居民來說,卻是他們每天的生活。」芸樺說。

當芸樺和賈桂琳全家見面的那一刻,怕生的賈桂琳依偎在媽媽懷抱裡不發一語,芸樺趕緊拿出拋球玩具等禮物和她分享。「現場人很多,也有好幾台攝影機,賈桂琳應該很不習慣這樣的環境。」芸樺笑說,雖然這次相見,沒有預期中如同電影般激動擁抱的場面,但從賈桂琳家人的分享中,知道她在家其實是個活潑的孩子,「看見她能開心、健康地長大,對我來說已經很滿足。」

短短20多分鐘的相聚,讓芸樺體會原來自己一點點的給予,真能改變一位兒童的生命。臨別之際,賈桂琳主動給宋芸樺一個擁抱和臉頰kiss,「那一刻有當『媽媽』的感覺,覺得我的孩子好可愛!」

第一次擔任資助兒童計畫代言人,芸樺表示:「熱愛表演的我,很幸運成為受大家喜歡的演員,而這趟旅程讓我明白,我能將這些支持轉化為影響力,帶動更多人一起傳遞愛心。」身為獨生女,芸樺清楚知道,孩子生長的環境,將決定他成為什麼樣的人,「資助兒童計畫正是幫助孩子擁有健全的成長環境,讓他們長大後,有能力幫助更多的人。」


生命的另一種選擇

口述、照片提供/余俊儂

現於瓜地馬拉服外交替代役的余俊儂,在本次資助兒童計畫代言人之旅擔任西語翻譯,讓他看見了瓜地馬拉的另一番面貌。邀請《ENTER》讀者透過俊儂的分享,走進當地生活。

大學就讀政治系的我,在大四於西班牙當交換學生時,通過了西語檢定,遂想在當兵期間繼續提升語言能力,也希望到國外增廣見聞,就選擇申請外交替代役,期望能在台灣援外工作上貢獻小小心力。由於不是相關科系畢業,準備申請西語專長外交替代役的過程,比起本科系學生要辛苦些。最後是以通過西語B2檢定的申請者優先抽籤,我非常幸運在30多位申請者裡被抽中,成功申請上外交替代役。

當我得知要到瓜地馬拉服役,一想到有機會可以體驗當地風俗民情,品嚐在地咖啡、美食,其實還滿開心的。但興奮之情隨即被現實稍稍澆滅,因為聽見中美洲國家的治安普遍不佳,開始感到自己出門可能得非常小心。當時最擔心的人就是我媽媽,一直叮嚀我千萬注意安全,甚至比我自己還擔心我的安危呢!

初到首都瓜地馬拉市,高樓大廈、百貨商場林立的城市風景,和我想像中的拉丁美洲很不一樣,商場裡的富麗擺設,甚至比台北的百貨還要厲害。但多數店家門口常有配戴散彈槍的私人警衛,或是用鐵窗圍起來,顧客只能透過縫隙進行交易,一開始有些不適應,久了也就習慣。

鐵絲網和鐵窗,是瓜地馬拉市的日常街景

然而,我在瓜地馬拉市不只看見現代化建築,卻也看見路旁不少人在乞討,甚至有很年幼的小朋友,上學時間不在學校,而是利用紅燈時在車陣中穿梭,向駕駛要錢。貧富差距極大的畫面,讓我十分難過。

這次隨著世界展望會來到哥馬巴計畫區,更讓我感受到一個與首都截然不同的地方。當我看見年僅10歲的孩子需要走200公尺的路到水井打水,再頂著盛滿水而沉重的水壺回家,令我深深覺得同樣在瓜地馬拉,住首都的我只需輕輕一轉水龍頭就可取得水,是多麼幸福!而在展望會成立的「希望播種社團」,我聽見好多小朋友長大後都想當醫生,幫助社區裡其他小孩遠離病痛,雖然我只是在旁協助翻譯,但每每聽到這樣的故事,總讓我感動莫名。

這趟行程雖只有短短四天,但已成為我在瓜地馬拉服役期間的美好回憶,能在孩子、居民臉上看到許多笑容,也能和不同語言的人溝通,對我來說真的好開心!


瓜地馬拉 我所愛的家鄉

這天,在灑落滿滿陽光的大草原上,祐寧和芸樺遇見了「希望播種社團」的孩子們,有30多位9-12歲的小朋友,每個月定期兩次在此學習兒童權利,並成為家庭和學校的兒童權益倡導小領袖,幫助自己和同伴遠離幫派暴力與家庭衝突的危機。透過社團兒童及工作人員的夢想故事,帶你看見瓜地馬拉因愛轉動的未來。

珍妮佛:我要實現夢想 讓社區更好

「以前的我常常一個人待在教室裡,不像現在擁有很多朋友,」11歲的珍妮佛(Jennifer)是希望播種社團的社長,如今在眾人面對落落大方的她,過去曾是家庭衝突的受害者:「那時爸爸媽媽每晚吵架,讓我覺得十分痛苦,」每當想起這段回憶,珍妮佛的淚水總忍不住在眼眶打轉。

兩年前,珍妮佛參加希望播種社團,不但學到兒童保護的知識,更改變了她的家庭:「現在爸媽再也不會爭吵了,我好開心!」珍妮佛說,她想成為小兒科醫師,為社區裡的孩子看病,「而我現在要做的就是好好念書,將來才能實現夢想,幫助家鄉變得更好!」她開心地和祐寧、芸樺分享。

布萊楊:與孩子相處 是我最快樂的時刻

一年半前加入世界展望會的布萊楊(Brayan Jimenes),是台灣資助的哥馬巴計畫區的工作人員。當祐寧和芸樺向希望播種社團成員介紹台灣文化時,布萊楊就在一旁協助帶動氣氛,他充滿精神的鼓勵與回應,讓原本有些羞澀的孩子們,開始一個個開懷大笑。

「我很喜歡和孩子相處、玩耍,所以決定到展望會工作。」從小生長在哥馬巴計畫區鄰近城鎮的布萊楊,明白兒童能成為社區轉變的力量,因此就算常在顛陂道路上奔波於各村落間,他仍樂此不疲。每年做資助童年度報告時,就是布萊楊最快樂的時刻,「我會挨家挨戶拜訪兒童和家長,了解孩子的需要,透過寫字、繪畫更多認識孩子,也拉近彼此關係。」他說,因為知道自己所做的一切,將能改善孩子們的生活,就有動力持續在世界展望會服務。

圖片版權:台灣世界展望會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