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採訪】 讓家不遠-奇美部落採訪報導

早上6點,小品(化名)起床,她會先幫阿嬤餵雞,然後阿嬤會騎機車載她和大妹小穎(化名)去上學。小品和小穎就讀奇美國小,在這間全校含附設幼稚園僅有27名學生的迷你小學,藍天、綠地、大樹,和每個人都能用到的盪鞦韆,成為小品和同學們最棒的遊樂場。

小品今年12歲,她和阿嬤、阿公、ina(阿美族語對女性長輩的稱呼,此處指小品的曾祖母)、讀國中的姊姊及3個妹妹住在奇美部落。部落位於海岸山脈,是秀姑巒溪泛舟的中間休息點,從花蓮瑞穗市區前往部落只有一條路,每逢颱風豪雨,這條路就容易土石滑落,影響車輛出入。對外交通的不便,讓醫療、教育等資源不易進入奇美部落,卻也在此保留了阿美族的文化資產及年齡階級,一代接著一代,帶著如同kiwit(海金沙,是一種強韌的藤蔓植物,也是奇美部落名稱起源)般堅韌的生命力,找出奇美部落的生存之道。


失去孩子的豐沃大地

每個部落,都有屬於自己生命之根的故事,奇美部落的故事從一對兄妹開始:太古時代,一場洪水淹沒了大地,哥哥史拉(Sra)和妹妹拿高(Nakow)在危急之際乘坐大木臼逃生,輾轉漂流到奇拉雅山,便在此登陸生活,兄妹倆為了傳宗接代結為夫妻,生下四名兒女,其中一名就是奇美部落的先祖。

部落耆老相傳,在拿高和史拉不知如何過活時,有天上傳來聲音說:「孩子呀!你們就挖挖耳朵,那會有小米種子和稻米種子掉下來,就用它來撒種、做糧食吧!」於是,家鄉從此成為豐沃大地,奠定奇美部落以農耕為主的生活方式。

在奇美部落,有許多平地吃不到的野菜,還有溪裡撈捕的鮮魚和溪蝦,數千年來餵飽部落族人。但現代化終究衝擊部落原有的生活,民國53年,電力進入奇美部落;民國75年,部落聯外的瑞港公路開通;民國81年,這裡有了電話。隨之而來的是青壯人口外流,留在部落的長輩們,守著家裡一畝田地,照顧著子女留下來的孫子女,生活越來越不容易。

連生病 都是一種奢侈

就像小品家,媽媽在桃園工作,偶爾會寄錢回家分擔家用,一家八口主要仰賴長輩們的老人津貼,以及舅舅每月5,000元的家用補貼為生,雖然家有農田,也飼養雞隻,可稍稍供應日常飲食所需,但3名學齡孫女的學雜費對小品的阿嬤來說,實在是沉重的負擔。

而在6個月前,小品的阿公突然感覺左腿麻痹、行走不便,輾轉到花蓮慈濟醫院檢查,才發現腦中有腫瘤。開刀取出後,行走能力是恢復了,然因復健所需的醫療器材沒有健保給付,阿公的頭頂至今仍凹陷一塊,得戴帽子保護,「如果要醫好,需要6萬元吶…,」阿公無奈地說。

對世居在奇美部落的阿公來說,他的家鄉擁有令人欣羨的好山好水,以及豐沛的自然資源與作物;卻連生病,都是一種奢侈。


早期台灣世界展望會為奇美部落建蓋的熱水爐

為協助奇美部落兒童的教育、醫療等基本權益獲得保障,台灣世界展望會從1970年代開始,即透過資助兒童計畫,提供部落兒童助學金、營養品或學用品補助等,並以水資源發展、衛生教育倡導、修築灌溉設施等服務工作改善社區基礎環境。在瑞港公路尚未開通時,台灣世界展望會社工們就已進到奇美部落,協助當地建設引水管和熱水爐,至今仍可在部落裡看見當時興建的熱水爐。


為奇美兒童裝上自信羽翼

由於部落裡隔代教養、單親家庭的比例較高,多數學童放學後回家無人照料,在課後學習和飲食方面都是隱憂。12年前,台灣世界展望會與奇美長老教會合作成立課輔班,讓孩子從奇美國小放學後,能有一處專心寫作業、有人陪伴的場所。

原本課輔班場地是1坪大的房間,10多個孩子們擠在裡頭,坐在地上、靠著矮桌,只倚賴自然光源寫功課,十分克難。約在三年前,有善心人士為教會奉獻一棟建築,雖然只是簡單用鐵皮搭建而成,但空間大多了,孩子們終於不用在狹小環境裡讀書。

原先的課輔班使用空間,沒有電燈

課輔班承接起孩子們放學後的照料,奇美國小則肩負部落兒童開啟學習之路第一站的責任。校長朱天德從花蓮師範學院(現已併入東華大學)畢業後,始終在偏鄉服務,出身屏東來義鄉布農族的他明白,原鄉兒童並不等於弱勢。

「偏鄉的孩子其實都吃得飽,只是吃得營養與否;孩子們不缺資源,缺的是陪伴與自信。」朱校長表示,他希望培養奇美國小學童習得三種能力,「首先是生活能力,我們學校的孩子幾乎都會用瓦斯爐煮飯,即使家長不在家,孩子們也能自理生活;其次是基本算術能力,加、減、乘一定要會,至少錢不能算錯嘛!」朱校長笑說。而第三種能力,則是希望孩子能培養自信,「有了自信,孩子們就算走出奇美,也能勇敢面對世界,不害怕自己比別人差。」

而為協助包括小品在內的經濟弱勢兒童能穩定求學,台灣世界展望會與奇美國小合作,透過助學行動募款,提供每年兩次的助學金,這筆錢會直接匯到學校為學生設立的實習儲金帳戶,受益學童的學雜費、校外參觀等費用就由帳戶直接支出,確保助學金100%用於孩子身上。

操場上,小品和同學們正在賽跑,微風和暖陽,點綴著孩子們紅通通的臉頰。過了今年暑假,小品和同班同學們會從奇美國小畢業,到山下讀國中,那時學校就只剩下20名學生。但只要有那份隨身攜帶的自信心,無論留在部落、或是離開部落,奇美孩子的未來,將如同這兒常見的藍天一般,寬廣遼闊。


與孩子共食的部落廚房

在台灣世界展望會成立的課輔班,除了有部落媽媽陪伴學童寫功課,也會供應晚餐,讓孩子能有一頓營養均衡的餐食,回家才不會隨意找東西果腹。

2015年,台灣世界展望會從部落「共食」的理念出發,成立「奇美部落廚房」,培力社區婦女有一技之長,朝著考取中餐丙級證照的目標前進;也為課輔班兒童提供營養均衡的晚餐,讓孩子吃得健康又有人陪伴。

從2015年10月開始,部落廚房透過營養知識培訓、親子教育等方案活動,提升家長對營養觀念的重視,亦增進兒童與家長之間的互動。任職於高職餐飲科的部落廚房講師則會定期前往部落,教導婦女們中餐丙級證照術科要考的菜餚如何烹煮。

原本ina們日常煮飯時,多是手邊有什麼食材就煮什麼,不會注意營養均衡或菜色變化。透過部落廚房培訓,ina們開始懂得營養調配、餐點配色、烹調衛生等專業知識,這些知識技能,都有助改善受益家庭本身預備餐食的習慣。

小品的阿嬤 — 都阿嬤即是部落廚房的一員,都阿嬤說,中餐證照的考試菜單雖然煮法和以往差別不大,但是備料和刀工卻大不相同,「每一道菜都有不同的配料要記,真是不容易!我覺得是新的學習啦。」雖然在成員中年紀較長,但都阿嬤總是認真學習,也會利用和培訓老師一起的LINE群組積極發問,「希望之後幫孫女們準備的晚餐可以好吃又好看!」


只要有愛 哪裡都是家園

部落廚房ina們為客人準備了滿桌佳餚

這天,部落廚房ina們為遠道而來的客人,準備滿滿一桌結合原住民傳統美食和中式餐點的佳餚。ina們在廚房裡忙進忙出,不時可聽見「還有半小時!」「加油,快完成了!」的打氣聲,對這群努力想讓奇美孩子們吃得健康又開心的ina們,今天的宴席,正可作為8月證照考試的練習。〔點此看部落廚房ina們考到證照了嗎?〕

在婦女奔忙的身影中,有位媽媽特別引人注目,她不時指揮其他婦女們進行接下來的烹調,也走出廚房招呼客人們,她是「莉莉媽媽」 — 這是部落孩子們對她的稱呼。莉莉媽媽並非從小在奇美長大,她來自山下,約莫20年前,莉莉媽媽來到奇美部落當志工,遇見丈夫就一見鍾情,「沒有談戀愛,就是愛上然後就結婚了。」莉莉媽媽總是這樣和社工分享她的愛情。

莉莉媽媽的先生大她15歲,兩人也曾離開部落到外地打拚,幾年前又回到部落,由於先生患有異位性皮膚炎,無法從事粗重工作,目前僅在自家農田做農務,無穩定工作,家中經濟全由莉莉媽媽一肩扛起。但部落裡實在很難找工作,「還好有展望會,讓我的孩子們都能穩定上學。」莉莉媽媽說。雖然經濟狀況不佳,但莉莉媽媽從未忽略4個孩子的教育,客廳牆上掛著多張獎狀,「沒全部拿出來,不然牆壁會放不下喔!」她開玩笑地說。

目前莉莉媽媽在山下的加油站擔任加油員,每個月2萬2千元的收入雖然不多,但至少是穩定了。熱心的她自願擔任課輔班志工媽媽,總用大聲公般的嗓門,提醒孩子們寫功課和管理秩序;也常騎著她的「無敵戰車」(機車),接送課輔班裡家住較遠的孩子,5年來從不間斷。這台機車,更是她往來工作場所的重要交通工具,每天來回一小時奔波於山路間。如同忙碌的工蜂,為了這片在20年前就愛上的家園,莉莉媽媽總是積極為自己的家、為部落的孩子,找尋更好生活的可能。


讓我們的家 再也不遠

除了參與課輔班,莉莉媽媽也是奇美部落廚房的班長,談起那一桌為客人準備的豐盛佳餚,莉莉媽媽說:「今天特別準備了需要刀工的中式餐點,因為原住民的菜其實不太需要刀工,所以想趁這個機會好好練習一下。」熱心的她不僅自己參與部落廚房,還把孩子們都拉進來 — 就讀花蓮女中的大女兒小芸(化名)和讀國中的妹妹,利用假期到山上採集野菜;就讀小學的兩個兒子小諾(化名)和小各(化名)則幫媽媽抓魚。小各也是媽媽的廚房小幫手,刮魚鱗、切菜可厲害了!

面對即將到來的中餐丙級證照考試,莉莉媽媽有些緊張:「學科還算簡單,術科比較難,特別是刀工,得把紅蘿蔔切到0.3公分那樣薄,以前做菜不會切那麼細。另外中餐的每道菜烹調都有順序,考試時絕對不能弄錯。」她說,還好自己在課輔班陪孩子寫作業時,培養出耐心,剛好發揮在準備術科考試的過程,「以前我會直接教孩子解題方法,但發現他們還是無法完全理解問題。」莉莉媽媽說,現在她會鼓勵孩子先自己找出解題方式和答案,「真寫不出來,我再和孩子一起討論。這樣做,他們才會記得所學的內容!」

夕陽西下,莉莉媽媽一邊看著課輔班孩子們,一邊與訪客聊天,不時中斷對話,吆喝孩子們要快快把功課寫完。在莉莉媽媽身上,我看見那因為愛而願意留下來的堅持,更在部落廚房ina們身上,看見那份對孩子、對家鄉不變的愛。就算地理上的遙遠無法改變,但因著願意付出的一群人,在奇美,家就不遠。


採訪後記:一起紀錄家鄉的美麗,好嗎?

在小品家,都阿嬤緩緩說出她的故事:「我家有7個孩子,我是老大,念到小學六年級就沒繼續讀書了,開始去種田、工作,幫家裡掙些收入。」她還記得電力尚未進入部落的當年,那時家家戶戶都用油燈,「小小的一盞油燈啊…要點燃了家裡才有光。」

在奇美部落生活了一輩子,阿嬤守著家門前的菜園,以及車程約7分鐘到達、種牧草和花生的田地,養大了兒女們,現在也繼續撫養孫女們,5名孫女年齡從16歲到2歲,卻有3名不同的父親。

對於不常回家的女兒,阿嬤什麼也沒說,只是誇讚著小品和小穎:「她們在學校功課很好,英文也好,之前還在母語比賽得獎呢!」阿嬤說,姊妹倆放學回家,會先幫阿嬤做家事、煮飯,再到課輔班報到,「她們都很乖。」阿公在一旁補充說:「每個小孩都有一份工作(指家務),不是要掃地,就是要洗碗。」家中人口雖多,但阿公阿嬤並未輕忽小品和姊妹們的教養。

都阿嬤、小品的小妹、小品的阿公

小品家前庭有許多木柴,這些是家裡的主要燃料,多半是阿公從田野裡砍下來的,「用瓦斯不划算,一桶也要不少錢,」阿公說。家裡的爐子仍以燒柴為主,用水則是從山上接水管引水來用。

雖然動過腦部手術,阿公仍不失幽默,當訪客問候他的傷勢時,阿公開玩笑地說:「當時腳不方便時,很擔心追不到我老婆吶!」一句玩笑話,卻顯示夫妻間的深厚感情。

小品是奇美國小田徑校隊的一員,夢想成為田徑選手的她,這天下午隨訪客們到學校跑步,進行影片拍攝。回來後,她偷偷問了句:「為什麼要拍我啊?為什麼不拍別人?」我一時語塞,沒了答案,只胡亂說出:「那個…是輪流的啊…。」直到寫下文章的此刻,我才想全了想告訴小品的話:「小品啊,這次雖然一直拍妳,但我希望有一天,我能回來拍更多的人。到那一天,妳可以幫忙我一起紀錄妳家鄉的美麗嗎?」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