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採訪】濁水溪上游的希望之芽

自古以來,河川滋養大地、孕育文化,如同母親般照拂在行經之地的每一個人。發源於中央山脈的濁水溪也不例外,下游是彰化及雲林農業發展的灌溉基礎,往上游走,一座座部落沿著濁水溪兩旁群聚,潺潺河水長年陪伴原鄉孩子成長,更是靜靜地見證近年部落生活型態的改變。

隨著現代化的腳步逐漸從城鎮進入部落,早年以農牧為主的生活型態,已無法充足供應現今家庭日常所需,部分家長受限於在地就業機會缺乏,選擇離家到城鎮工作。為照顧年幼孩子而留在部落的婦女們,則因為缺少家庭支持系統,在子女教養和經濟方面都備感吃力。

每週一、二、四下午,從濁水溪上游的松林部落出發最後一班南投客運,會載著與眾不同的「乘客」-20個便當,前往鄰近的曲冰部落萬豐國小,由司機交給家境貧困且家長較難穩定提供晚餐的學生。這些便當來自台灣世界展望會輔導成立的松林部落廚房,從菜色規劃、食材採買到烹飪,皆由部落廚房的媽媽們共同討論完成,當中更有幾位媽媽已經考取中餐丙級證照。

「那時參加展望會開辦的中餐丙級證照培訓班,老師教的刀工、煮法等技巧,都和自己做菜的方式很不一樣,當下覺得超級困難。」靜汝媽媽是松林部落廚房送餐方案的成員,她還記得一年前那段為考取證照而拚命練習的日子,「除了週五晚上和週六整天的課程,平常我會重複練習學到的菜色。當中有段時間我剛好坐月子,無法上課,就自己摸索著練習,不懂的地方再請教老師和同學。」

終於實現年輕時未完成的目標

和靜汝同期考取中餐丙級證照的松林部落廚房成員,還有在部落裡開早餐店的嘉玲媽媽。當時,嘉玲一聽說展望會開辦證照培訓班,馬上就報名參加,「很早以前就想學習專業的中餐烹飪技巧,」嘉玲說,「但當時孩子還小,沒時間上課,現在終於完成了年輕時想做的事。」

在親愛部落開早餐店的嘉玲

嘉玲年輕時即曾在親愛部落經營早餐店,「後來因為搬家就收掉了。直到5年前,鄰近的萬大部落剛好進行大型工程案,外來人口變多,做生意客源比較有保障,在家人鼓勵下,我就再次開了早餐店。」開業初期,嘉玲沒有餐飲證照,總感到不太踏實。透過部落廚房人才培力方案,不僅使她實現年輕時沒能達成的目標,更獲得營生必備的證照。

嘉玲表示,自己以前做菜不太講究刀工,調味也大多簡單用醬油、鹽巴而已。「上課後學到很多烹飪的技巧,像是煎魚可以加蛋白水,就不會讓油劈啪作響;或是運用不同的沾粉使雞肉變嫩,早餐店菜單裡的黑胡椒雞柳就能更好吃。」她侃侃而談課堂上學到的「撇步」,「這些技巧對於我在家煮菜、做生意都很有幫助。」

凝聚部落媽媽向心力,發展烹飪專才

2016年10月起,台灣世界展望會推動「松林部落廚房人才培力方案」,培訓婦女以考取中餐丙級證照為目標,學習烹飪技術,累積將來職涯發展的專業技能。同時結合課後照顧方案,讓接受培訓的婦女為松林部落、曲冰部落裡參加課輔的兒童準備晚餐,使放學後乏人照顧的孩子們擁有穩定餐食。

對所有參與人才培力方案的婦女而言,每週一次的聚集除可習得考照必備的技術,更是一個暫時跳脫育兒與持家日常的機會,讓媽媽們有一處稍稍喘息的空間。每一梯次的人才培力方案以9個月為期,前3個月不談料理,而是透過親職教育、理財等課程進行團隊建造,凝聚部落媽媽之間的向心力。有了這段時間打下的基礎,接下來6個月進行專業烹飪技巧教學時,媽媽們對於課程的投入程度及相互合作的緊密度,都有顯著提升。

這天是松林部落廚房第二梯次人才培力方案的最後一堂課,早上九點前,今年6月考取中餐丙級證照的5位媽媽已經抵達教室,大家一邊熱絡地彼此問候,一邊互相幫忙穿戴廚師服和廚房衛生帽。當課程開始,媽媽們全神貫注聽老師說明如何備料、烹調,手上的小筆記本隨即寫滿食譜。「老師,茄子要切多厚?」「蓮子要用沸水煮還是冷水煮?」授課過程中,媽媽們積極發問,也認真練習,希望把握這最後一堂課,多向老師學些烹飪絕活。

松林部落廚房成員們正在學習新菜色

為媽媽們增添自信的證照

「我對烹飪很有興趣,想要趁這機會多學幾道平常少見的菜色,為家中三餐增添變化。」雪兒媽媽是松林部落廚房的成員之一,她來自有15人的三代同堂大家庭,全家人的晚餐幾乎都是她一人張羅,「之前在家裡煮菜,就是炒青菜、滷肉這類簡單的菜色,只想著家人能吃飽就好。」雪兒說,參加人才培力方案讓她學到許多烹飪技巧,都能應用在日常做菜之中,「像是學到如何剖魚、剔除魚刺,將魚肉做成魚球,這種作法的魚肉口感較柔軟,也沒有刺,更適合小孩和老人家吃。」

媽媽們邊聽老師解說,邊仔細做筆記。

對雪兒而言,這張中餐丙級證照不僅是烹飪技術提升的證明,更為她增添自信,開始勾勒新的職涯方向。她還記得當時進考場因為太緊張,「腦袋一片空白,其實考試必備的烹飪技術我都學會了,但太久沒考試,感覺自己的臨場反應比平常練習要慢。因此知道考取證照時,好想哭又很有成就感!」和先生一起務農的她表示,希望將來能到餐廳擔任廚師助理,「我想跟著主廚學習,累積餐飲實務經驗。」

與雪兒同時間考取證照的惠茹媽媽,則對未來有更明確的規劃:「我打算應徵部落老人日托中心的廚師,因為離家近又可以帶孩子去上班。也想運用在地食材開發部落風味餐,成品可以在部落的假日市集裡販售。」她表示,有了專業證照的肯定,「錄取餐飲工作的機會較大,也會讓人較信賴妳做的菜。」

松林部落廚房成員和烹飪老師

由於兩個孩子年紀尚幼,家中又無長輩可幫忙照顧,惠茹常得帶著孩子一起上課。丈夫起初同意她參與中餐丙級證照班,但過了一段時間,丈夫卻有些反對,「我先生覺得我週六帶孩子去上課會太累,而且會減少我們親子相處與互動的時間。」

為了讓丈夫安心,惠茹將所學運用在三餐烹調之中,「先生逐漸發現我煮的菜比以前好吃,香氣和擺盤也跟以往不一樣。」現在丈夫不僅是同意,更是支持她參與人才培力方案,「如果他週末沒有上班,就會幫忙照顧孩子,讓我可以更專注在課堂學習。」

擁有一間屬於自己的小吃店

靜汝夢想未來能有一間屬於自己的小吃店

從松林部落廚房據點步行約3分鐘,就是第一梯次考取證照的靜汝媽媽與親戚合開的小吃店。她的丈夫因患有嚴重痛風,無法穩定工作,全家生計仰賴靜汝在小吃店打工,以及在國小擔任廚工的微薄收入。「現在有證照,能選擇的工作機會更多了,」靜汝打算等孩子再大一些,就去找份薪水較高的餐飲工作,「將來若存到足夠資金,我想自己再開一間小吃店。」

每位參與松林部落廚房的媽媽都有一個夢想,或許是一份足以撐起家計的穩定收入,又或許是擁有一家屬於自己的店、一個能拓展眼界的工作機會。「考取證照」是媽媽們築夢的第一步,彼此的相濡以沫,則是壯大夢想的養分。

為弱勢家庭開創副業

從仁愛鄉松林部落出發,順著濁水溪往下游走,來到位於信義鄉的雙龍部落。長居於此的布農族人原以務農為生,但此地土壤不若陳有蘭溪沿岸的部落肥沃,每年7至10月亦常受焚風侵襲,難以種植葡萄、蓮霧等高經濟作物。加上弱勢家庭缺乏農耕資材與農務知識,大多只能種植少量蔬菜供自家食用,需另從事臨時工補貼家用及孩子們的學費,生活十分辛苦。

為提升雙龍部落弱勢家庭的生計能力,台灣世界展望會從2017年10月開始推動「蔬菜及雞隻飼養產銷專案」,除提供農牧資材補助,也開辦農耕及雞隻養殖培訓課程,並媒合當地產銷通路,期能協助所服務家庭的主要照顧者發展副業,為家庭增添收入來源。

雙龍部落產銷專案培力的有機菜園

在外就學的孩子們,終於能放心返家

「最初養雞時,大約有40到50隻雞;經過展望會的幫助,目前養了快100隻雞。」秋香媽媽站在台灣世界展望會補助建材搭蓋的雞舍裡,一邊餵雞,一邊分享這一年來的改變。她與丈夫育有八名兒女,最小的孩子才3歲,為了照顧孩子們,秋香無法整天外出工作,丈夫從事臨時工的收入,也無法支撐全家生計,一家十口靠著世界展望會的助學金及其他社福補助,勉強度日。

正在餵雞的秋香

雖然生活艱辛,秋香仍期盼在能力可及範圍內,為孩子預備最好的一切。「一開始養雞,是因為想讓孩子吃得營養又安心些,畢竟自己養的雞比市售的令我放心。」秋香表示,原本的雞舍空間小,加入台灣世界展望會產銷專案後,她獲得建材、飼料和雞苗補助,便與丈夫合力搭建目前的雞舍,擴大養殖規模。展望會也安排秋香及其他婦女參訪雞隻飼養專案發展較完善的武界部落,向當地媽媽們學習飼養技巧,「能與其他部落的婦女們交流養雞方法,對我滿有幫助,」秋香開心地說。

從此,秋香所飼養的雞不僅供自家食用,更開始販售,平均一隻雞約可賺得800元,這筆額外收入雖然不多,卻已能稍稍舒緩家中的經濟壓力。「以前我都會跟在外讀書的孩子說,週末就留在學校、不要回家,因為孩子若都回來,對家裡經濟負擔很大。」秋香說,自從她參與展望會產銷專案,孩子們回家的次數變多了,「現在只要當週有賣出雞隻,孩子們即使週末回來,經濟壓力不再像以往那麼大。而且他們回家也會幫我照顧雞群,親子關係更融洽了。」

與土地友善共生,勾勒有機農業藍圖

包括秋香在內,參與雙龍部落蔬菜及雞隻飼養產銷專案的婦女們除獲得家庭收入提升,更從中學習對土地友善的農牧技術。「我們種的敏豆不灑農藥,而是灑有機液肥,所以葉子會有蟲咬的痕跡。」站在自家田地前,玲玲媽媽分享自產銷專案習得的農耕知識,「明年這兩塊地會改種小黃瓜,因為田地不能一直種同樣作物,土質會變酸。」

由於家中孩子皆為學齡階段,丈夫又曾因工作經常不在家,獨自照顧孩子與經濟的壓力,讓玲玲一度養成喝酒紓壓的不良習慣。當台灣世界展望會社工員邀請玲玲加入產銷專案時,沒有務農經驗的她起初拒絕,但社工員鍥而不捨地說明與鼓勵,玲玲便決定先試試看。

在第一堂農耕知識培訓課程中,玲玲用心作筆記和發問,「上課時,感到心中有股躍躍欲試的力量,當下覺得鬥志都來了,就做吧!」她與丈夫開始利用家中畸零田地種敏豆,充實的農忙生活,使玲玲再也無暇借酒澆愁,與丈夫的關係則因一起務農更為親密。首批種植的敏豆收成正值盛夏,白天實在太熱,難以在田裡長時間工作,玲玲和丈夫為了盡早採收完畢,甚至凌晨四點戴著頭燈去採敏豆,總計收成41箱,為家中增加2萬6千多元的收入。

站在自家有機菜園前的玲玲

看見辛勤付出終致美好收穫,玲玲更積極規劃家中農地使用,「等第二期敏豆長到一半,我就會在隔壁那塊田種第三期的敏豆,」玲玲說,兩塊地輪流耕種,「一方面讓土地休息,另一方面也能增加採收頻率,維持務農收入,孩子們的學雜費就有了著落。」此外,她也開始種植香茅,打算等收成後,將有機香茅運用在她和丈夫目前接案的烤肉生意上,開發如香茅香腸等新產品。

培力婦女、扶持家庭,一起讓家鄉更好

從玲玲的田地旁行數十公尺,往山腳下望去,濁水溪始終徐徐流動,與生長於此的媽媽們,一起走過部落生活型態改變的年日。

無論是松林部落的賽德克族bubu,或是雙龍部落的布農族cina(註:兩者皆為該族語「母親」的發音),面對外在環境變動,她們內心始終懷抱同樣願望──有一天能靠著自己的力量,讓家變得更好。在台灣世界展望會部落廚房及生計發展方案培力下,媽媽們的膀臂日漸強壯,距離達成心願的那一天,也越來越接近。

圖片版權:台灣世界展望會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