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輯整理】與最弱勢家庭同行,讓孩子擁抱想像未來的機會

一早,你睜開眼睛,眼前所見只有家徒四壁。你家沒有乾淨的水、夠吃飽的食物,你也沒有穩定的工作。這一天,你只有60元-甚至更少-可以過活。

上述情景是全球7.83億人的日常生活。

雖然全球貧窮人口比例自2000年至今已減少超過一半,但在發展中國家,每十人就有一人生活在每日收入低於1.9美元(新台幣約60元)的貧窮線以下,撒哈拉以南非洲更有高達42%人口位於貧窮線下。然而,貧窮不僅是發展中國家的問題,聯合國指出,全球最富裕的國家中,有3,000萬名兒童家境貧困。

生活在極度貧窮之中的人們,缺乏收入,更缺乏對生活及未來的選擇權。「中產階級家庭的家長若失業,頂多就是省吃儉用些,孩子一樣可以上學,全家依舊三餐無虞。」世界展望會全球生計事工團隊領導人理查.魯賽(Richard Rumsey)表示,若是極度貧窮家庭的家長失業,「他們本就幾乎一無所有,失業或收成不佳,代表他們將無法餵養孩子。」對這群家長而言,讓孩子享有比自己更好的生活,成為遙不可及的夢想。

助最弱勢家庭脫貧

世界展望會在各國透過因地制宜的生計發展方案,致力消除最弱勢家庭的貧窮循環。「貧窮的成因複雜且涉及廣泛,因此協助赤貧家庭脫離對援助的依賴、建立可自給的生計活動,需要從社會、經濟等各層面著手規劃解決方案。」理查.魯賽說明,世界展望會生計發展方案著重培力極度貧窮的家庭,發展具生產力與適應力的生計能力,「我們提供受助家庭職業技能培訓,協助媒合產銷市場,也為偏鄉提供基本金融服務。」這些服務工作是否能長久持續,則有賴社區一同合作降低衝突、天災、市場波動等對生計活動的影響。

執行生計發展方案的最終目標,是讓最弱勢家庭的兒童可獲得足夠食物與營養、穩定上學,家庭也能自行負擔教育和醫療費用,社區裡的青少年則可獲得基礎職能培訓,對未來懷抱希望。「我們非常清楚,僅是協助家庭增加收入,無法消除最弱勢兒童在社會上面臨的各種挑戰。」理查‧魯賽表示,「但我們也明白,若不改善弱勢家庭的經濟,無論我們執行多少項社會福利計畫,都不會帶來持續性的轉變。」


不再是貧窮的受害者

在世界展望會服務的眾多偏遠地區,許多居民無法獲得如儲蓄等基本的金融服務。世界展望會成立儲蓄團體,鼓勵居民以15至25人的小組共同存錢,並進行小額借貸,不僅可協助居民增進理財觀念,更有助貧困家庭改善經濟。

因為貧窮,史黛里亞無法餵孩子吃營養的食物。

「當貧窮到來,朋友就遠離(When poverty strikes, friends run away)。」在馬拉威,32歲的史黛里亞(Steria)對這句諺語感同身受:「我的5個孩子常被嘲笑,因為我們沒有足夠的食物和衣服,房子也很老舊。」她的丈夫艾利柯(Eliko)說:「我們每年只能收成不到10袋玉米,孩子們因此營養不良。每當我和史黛里亞帶孩子到醫院看病,醫護人員總指責我們沒有餵孩子吃營養的食物。」

史黛里亞和艾利柯的景況只是冰山一角,許多馬拉威偏鄉居民與他們面對同樣的挑戰:無法滿足孩子在營養和教育上的需求。看見當地的龐大需要,世界展望會提供貧困社區居民理財培訓,並協助他們成立儲蓄團體,讓居民可運用從儲蓄團體借貸的錢改善家計。

在史黛里亞參加的儲蓄團體裡,20位成員每週定期聚集,每次聚會每人都存入200克瓦查(新台幣約8.5元)。經過幾個月的儲蓄與理財培訓,所有成員都能向儲蓄團體借貸,但借款僅限用在發展小型經濟活動上,因為該儲蓄團體成立目的是打擊赤貧。

史黛里亞運用借款購買肥料,增進農田收成,讓她和艾利柯不僅可以餵飽孩子,更用賣作物的收入買了乳牛和黃牛,藉由畜牧為家裡帶來新的收入。「我不再是乞丐或貧窮的受害者了!」艾利柯開心地說。

另一位儲蓄團體成員冉莉法(Zelifa)是單親媽媽,自從加入儲蓄團體,她的收成從30袋玉米增加至超過45袋。「現在我的孩子們有營養均衡的餐食,我也可以為孩子們付學費,」冉莉法說。


為未來創造更多選擇

「在尼泊爾,冬天很難種出作物,」農夫達爾瑪(Dharma)說。尼泊爾66%人口是小農,但大部分農民的收成不夠全家人一整年生活,「由於存糧不夠,我在休耕期得另外購買食物餵養家人,」達爾瑪難過地說,「我好希望可以改變這種情況。」

受限於設備缺乏、農牧技術不佳等因素,貧困家庭即使擁有田地或牲畜,產量也常不足以供應全家所需。世界展望會透過農牧訓練,以及提供種子、禽畜、設備等資源,協助家庭增進農牧產業的營生能力。同時開辦市場營銷課程,讓家長在產量提高之後,也懂得如何在市場上賣出好價錢,改善家裡經濟。

2017年,達爾瑪參加了世界展望會舉辦的農耕培訓,學習如何提升他的農耕技術,以及在淡季種植作物的技巧。「我學會使用生產日誌,紀錄所種植蔬菜的成長和產季。」他表示,培訓課程不僅有助提升收成量,也使他學會銷售蔬菜的技巧,「我與在地的蔬果中盤商會面,了解蔬菜市場銷售與定價趨勢,如此就可知道我該在何時提供何種蔬菜。」

達爾瑪種植的蔬菜沒有噴灑農藥,在市場上很受歡迎,隨著收成量日漸增加,中盤商甚至會親自到他家收蔬菜。「我的收成以倍數般增長,我也開墾了新的農地,」達爾瑪分享,淡季種植作物為他增加收入,而在旺季,他每天賣掉40籃蔬菜,「其中以花椰菜最暢銷。」

現在,達爾瑪有足夠經濟能力為家裡修建房屋,更可以支持三個孩子完成學業,他的大兒子和女兒正在讀大學,小兒子即將進入高中。「當我年輕時,我對於未來並沒有太多選擇權,」達爾瑪說,他最後選擇了與父母一樣務農,「但我知道我的孩子們可以自由選擇任何想要做的事,不一定只能當農夫。」


社區群力發展產業

在亞美尼亞,台灣愛心資助的亞帕朗(Aparan)計畫區位於該國最貧窮的省分,當地約80%人口從事農業,但灌溉等基礎建設非常缺乏,長達7個月的冬天更嚴重影響農產量與品質,許多居民只好到鄰國從事季節性臨時工作以貼補家計。

35歲的索維娜(Tsovinar)和丈夫卡查圖(Khachatur)育有一子一女,自從全家人從俄羅斯搬回亞帕朗之後,卡查圖就長期失業,為了養家,索維娜說服丈夫讓她外出工作。「以前我丈夫努力工作養家,我則是在家照顧兩個孩子,」索維娜說,卡查圖失業後,家裡經濟就一落千丈。「我告訴他,我們不能再這樣下去,我得去找工作,不然我們就沒有食物吃了。」

索維娜在當地學校找到兼職行政助理的工作,「我的薪水不多,只能勉強過活。我們買不起新衣服給孩子,也沒辦法讓他們參加校外活動。」

2015年,世界展望會工作人員邀集亞帕朗計畫區居民開會,討論社區的生計發展,索維娜參加了這場會議。「世界展望會工作人員鼓勵我種植覆盆子。」索維娜表示,他們家旁邊有1,800公頃的土地,但之前都只種馬鈴薯,「收成只夠我們家自己吃,所以無法帶來現金收入。」

當世界展望會舉辦第二次社區生計發展會議,索維娜和卡查圖一起參加,與工作人員討論後,他們決定嘗試種植覆盆子。

覆盆子的長成時間只需約1個月,種植工作並不費時,卻有高經濟價值。2016年,索維娜靠著覆盆子收成賺得超過60萬德拉姆(新台幣約38,016元),2017年更有近90萬德拉姆(新台幣約57,025元)的收入。

索維娜表示,家裡的轉變都要感謝世界展望會,「世界展望會提供各種培訓,教導我們種植方式和財務管理技巧,也安排我們與覆盆子買家見面。」現在,她的孩子可以吃飽、有新衣服穿、積極參加課外活動,更對未來有著許多計畫。

當家穩定了,索維娜開始思考如何讓社區變得更好。在世界展望會協助下,她和另4位社區居民向駐亞美尼亞德國大使館提案申請補助,希望在社區興建小型水果加工廠。最終他們順利獲得補助,「我們有7,000歐元的經費可以開始施工,我相信將來我們可以在社區獨立生產水果加工品,讓更多家庭過有尊嚴的生活!」索維娜自信地說。


不只關乎慈善,更關乎正義

聯合國秘書長安東尼奧.古特雷斯(António Guterres)在2018年「國際消弭貧窮日」致辭指出,自25年前首次紀念國際消弭貧窮日至今,全球已有近10億人脫離極端貧窮,「但仍有許多人在消弭貧窮一事上落後,現有超過7億人無法獲得日常基本所需,《2030年可持續發展目標》第一項『消除一切形式的貧窮』仍然是全球最大的挑戰。」

「讓我們記住,」安東尼奧.古特雷斯呼籲各國,「消弭貧窮不只關乎慈善,更關乎正義。我們必須傾聽赤貧人群的心聲,解決阻礙他們融入社會的結構問題,為所有人創造機會,不讓任何一人在全球發展中落後。」

世界展望會推動生計發展方案,與極度貧窮的家庭同行,協助他們脫離貧窮。因為我們盼望,終有一天,身處其中的孩子可以發展天賦,自由擁抱對未來的各種選擇。

圖片版權:台灣世界展望會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