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輯整理】 30 years of 30 Hour Famine 站在救援前線 回應最迫切的需要

25年前,盧安達爆發種族衝突,百日內有80萬人遭殺害;20年前,凌晨一場天搖地動,震碎台灣上萬戶家庭的生活;15年前,聖誕節隔天的海嘯,吞沒了村莊與百萬人的未來;10年前,父親節的狂風暴雨,讓許多人的家園一夕間變色。

在這些令人心痛的災難現場,總有來自台灣民眾的愛心,透過飢餓三十人道救援行動,搶救在天災、糧荒、戰火之中無助的孩子和家庭。

30而立,飢餓三十始終站立在人道救援的前哨站,謝謝每一位曾參與的您,讓國內外的脆弱生命,終有綻放盼望曙光的那天。

展望寰宇 在頹圮之中重建盼望

1980年代,台灣正值經濟起飛、繁榮的時代,亮眼的經濟表現,讓台灣名列「亞洲四小龍」之一。1980年代,也是台灣世界展望會展開援助國外的行動、逐漸從受助國轉型為資助國的時代。

如今,曾經深陷飢荒的孩子,已然健康長大;曾從種族衝突中倖存的青年,已經脫離貧困與傷痛,重新打造美好生活;曾遭海嘯和地震瞬間摧毀的村莊,已經重建家園、迎向自立。讓我們一同回顧台灣世界展望會援外里程碑,看見台灣愛心如何在關鍵時刻發揮力量,搶救在生死邊緣的孩子,使他們有機會活出精采生命。

1985年:衣索比亞飢荒

1984~1985年,衣索比亞發生舉世震驚的飢荒,這場災難起因於長年內戰和嚴重的乾旱,奪走了超過100萬人的性命。現年36歲的莫商博(Shambel Mohammad)出生在飢荒最嚴重的地區,「我們鎮上幾乎每天有20至30人死亡,包括嬰兒及孩童。」莫商博回憶當時的情況,為了逃避飢荒,爸媽帶著全家人往北走,打算到其他地區投靠親戚。

但是,莫商博和家人才剛離開家鄉不久,爸爸就拋棄了他們;一段時間後,媽媽也因為無力照顧8名孩子,而將他們全託給不同村莊的親戚照顧。至今,莫商博仍難以忘懷飢荒對他們家造成的影響:「殘酷的飢荒讓我的家庭破碎了,在爸爸拋棄我們不久之後,媽媽也去投靠她的姊妹,把我留給祖父母照顧。其他的兄弟姊妹也都被迫分開,交給遠方的親戚照顧。」

台灣世界展望會在1984年12月推動「愛的麵包」募款援非活動,共募得600萬元,投入世界展望會救援衣索比亞飢荒的行動。世界展望會在當地進行兒童營養治療、醫療照顧、糧食及衣物發放等救援工作,搶救生命岌岌可危的孩子及人民,當時約有68,000人受益。

待飢荒減緩之後,世界展望會展開重建工作,協助回到家鄉的境內難民重建家園,並提供心理支持方案,撫平受災民眾的傷痛;莫商博和他的家人也在此時重聚。1990年起,世界展望會在莫商博的家鄉成立計畫區,透過長期社區發展工作,提供種子、農具、牛隻和農業訓練,幫助當地提升糧食保障能力;並建造水井、醫療站和教室,全面改善社區的環境。

莫商博在9歲時成為世界展望會的資助童,「我收到學用品,世界展望會還協助我註冊讀小學。我永遠不會忘記第一天上學時,老師們給我的溫暖笑容和歡迎,那是我最珍惜的回憶。」在世界展望會的關懷之下,莫商博完成學業,目前在衣索比亞世界展望會工作。而他的家鄉,已從當年的嚴重乾旱恢復過來,現在不僅有水、有樹,居民更能開心享用自己種植的作物,不再擔心飢餓會奪走他們與孩子的生命。

1994年:盧安達種族大屠殺

1994年盧安達種族大屠殺肇因於胡圖族(Hutu)和圖西族(Tutsi)長久以來的矛盾和衝突,統計在100天內,約有80萬人遭殺害。「為了活命,我和太太及7個孩子逃離家鄉,在森林裡躲了一個月,」伊斯萊(Israel)回憶當年說道,「當我們回到家中,所有東西都被偷走了,我們只能從零開始。」伊斯萊說,這不只是他們家遭遇的景況,「整個國家都是這樣,什麼都沒有了,這不該是正常的情況。」

衝突過後,世界展望會在盧安達展開人道救援工作,台灣世界展望會也從第6屆飢餓三十開始投入關懷,提供物資、臨時住所給大批流離失所的境內難民,重建遭破壞的學校、醫院等基礎建設;同時推動和平建造方案,帶領居民藉由分享傷痛回憶,學習如何管理、平撫複雜的情緒,並邁向寬恕之路。2000年起,台灣世界展望會在盧安達展開資助兒童計畫,透過教育、健康營養、生計發展、兒童保護、和平建造等方案,持續改善遭衝突破壞的社區環境。

伊斯萊參加了世界展望會舉辦的營養訓練計畫,學習新的耕種技巧,「以前我會把所有作物放在一起種,有些作物會生長,有些就不會。那時孩子們常常餓肚子,身為一家之主,我對於無法餵飽孩子感到很無助。」伊斯萊在課程中學會開墾家庭菜園,好為孩子補充營養;他也學到各種作物的最佳種植方法,並添購家畜、建置灌溉設備,有效提升農田的收成。

現在,伊斯萊是當地的模範農民,每個月都有其他社區的農民來訪,向他請益如何增加農產量。他們家的收成不僅自給自足,更廣受中盤商的好評。「我們原本只是過一天算一天,對未來完全不抱希望,」伊斯萊的妻子瑪格麗特(Margaret)表示,現今的生活是她從未想過的。

伊斯萊的盧安達名字是森奇勇瓦(Nsengiyumva),意思是「向垂聽禱告的上帝呼求」,走過大屠殺後最艱困的時刻,如今他確實知道,上帝果真聽見他的禱告。

2002年:阿富汗難民危機

2001年911事件後,美國向阿富汗蓋達組織及塔利班政權發動攻擊,當時阿富汗已歷經3年旱災、20年內戰,動盪不安的國內局勢,促使流離失所的人數持續上升。2002年,阿富汗難民危機加劇,聯合國統計約有750萬名阿富汗人急待援助。

台灣世界展望會從第13屆飢餓三十開始參與阿富汗難民救援工作,提供境內難民帳棚、冬衣及毛毯等物資,進行瘧疾防治計畫,協助修建橋梁等;並在境內難民人數最多的赫拉特省(Herat)展開建校計畫。由於塔利班政權禁止女童上學,連年戰亂亦使阿富汗缺乏基礎教育設施和師資,2002年阿富汗有65%人口為文盲,女性識字率更只有4%。「我希望女兒能上學,將來可以當老師,她就不必再幫人洗衣為生了。」不識字的莎迪卡(Saeiqa)說,在塔利班政權統治下,女人彷彿被關在牢籠裡,沒有半點人權,「還好現在黑暗已經過去,前頭就是光明了。」

台灣世界展望會匯聚全台21所女校及社會大眾的愛心捐款,整建赫拉特市內的賽菲女子學校(Sayfee Girl School),提供約1,200名女學生安全的就學空間,在頹圮的校舍之中,重建女孩們渴望上學的心願。

「離開學校6年之後再回來上課,實在太開心了!」19歲的娜吉芭(Najiba Karimi)在世界展望會修建的教室裡,分享再次回到學校的心情,「我的父母雖然是文盲,但他們十分支持我上學。我要努力把這些年落後的課業盡快補起來,如果有幸通過大學機械系的入學考試,我希望未來能當工程師。」

2004年:南亞海嘯

2004年12月26日早晨,當眾人仍沈浸在聖誕節的歡樂之中,一場強烈地震引發巨大海嘯席捲整個印度洋,在印尼、斯里蘭卡、印度、泰國等地釀災,統計約29.2萬人罹難、150萬人無家可歸,受災區域的基礎建設皆大量被破壞。

世界展望會第一時間前往災區發放食物與民生物資,展開緊急安置、糧食援助、兒童保護、供水與衛生等救援工作。台灣世界展望會也發起「救援百萬生命.重建南亞希望」募款,響應當地救援工作,並成立救援小組,分別前往印尼、印度、斯里蘭卡等國家,了解實際災況及需求。海嘯發生一個月後,更派遣一支由擁有台灣九二一震災救援重建經驗的緊急救援工作人員、具有特殊教育背景的志工等所組成的「5人工作隊」,前往印尼尼亞斯島進行協助。

匯聚各國民眾的愛心捐款,世界展望會在南亞海嘯災後3年間,共完成興建約13,000戶永久住屋、90所學校和40所幼稚園,提供超過40,000人就業機會和職業訓練,成立逾200處兒童關懷中心,並提供約137,000名學童學用品及獎學金。世界展望會也訓練社區居民增進防災和救災知識,共10,000人參與培訓,並成立12個社區災難預警播報中心。

2006年,台灣世界展望會在尼亞斯島展開資助兒童計畫,這裡接連遭受南亞海嘯及2005年蘇門答臘地震重創,全島半數房屋與三分之二校舍倒塌,上千人喪生;許多居民的農地遭毀,漁船和捕魚工具也被海浪捲走或破壞。來自台灣資助人的愛心,在尼亞斯島陪伴兒童及家庭從一片瘡痍之中重建生活,於蘇門答臘地震後3年內陸續興建25所堅固耐震的學校,也推動水資源暨衛生、母嬰健康、兒童社團、生計發展等方案,幫助孩子健康長大、安心上學。

「地震後,我們住在帳棚裡,也無法上學,因為教室倒了,」現年22歲的芮絲坦緹(Restanti Waruwu)回憶當年:「那時我心中很害怕,餘震持續發生,又不曉得何時才能回學校。」當她在一個月後到世界展望會搭建的臨時教室上課,心中的不安終於平復。

芮絲坦緹在青少年時期積極參與世界展望會培力的兒童社團,曾代表南亞兒童在「歐洲發展論壇」大會發表演說。如今她即將大學畢業,夢想將來能成為地方行政首長,「我希望發揮更大的影響力,帶動更多人一起守護兒童權益。」芮絲坦緹感謝台灣資助人、捐款人的關懷,「謝謝你們,陪我們度過最絕望無助的時刻,現在我們有信心走向更好的未來!」

2019年9月,世界展望會即將結束在尼亞斯計畫區的部分服務工作,代表當地居民已有能力為兒童打造健全成長的環境。台灣愛心澆灌而開出的喜樂之花,將持續在尼亞斯島,燦爛綻放。

2010年:海地大地震

2010年1月12日,一場劇烈的天搖地動,從此改變了加勒比海島國-海地的未來。海地首都太子港遭受七級強震重創,房屋全毀、半毀超過30萬間,至少22萬人死亡、170萬人無家可歸,統計受災人數高達150萬至300萬人。許多兒童在地震中與家人失散,甚至成為震災孤兒。

「地震發生時,我身邊頓時一片漆黑!過一段時間我從瓦礫堆中逃出來,才意識到我的夢想和成就都崩塌了。」艾伯納(Abner)說,地震發生前,他和未婚妻米卡(Mica)正準備開餐廳,地震摧毀了他們擁有的一切,唯一值得慶幸的,是他和未婚妻都還活著。

世界展望會於災後進行物資發放、醫療用品提供、緊急安置服務、兒童保護、心靈關懷等救援工作。台灣世界展望會除透過飢餓三十募款,投入當地緊急救援行動,也與外交部共同參與太子港臨時住所安置計畫,分別在太子港東北方的科黑(Corail)、東南方的卡勒貝斯(Calebasse)及拉魯(Lalou)搭建500戶快速臨時住屋,提供約2,500人可以遮風避雨的住所。

艾伯納和米卡住進科黑營區,「當時我身上只有60古德(折合新台幣約45元),我們有房子住、世界展望會也提供食物,但我還是感到非常迷惘。」世界展望會舉辦創業培訓課程,協助失去所有的海地居民增進營生能力,艾伯納參加了課程,並獲得世界展望會提供的創業基金。2016年,艾伯納和米卡達成開餐廳的夢想,餐廳命名為「信仰的奇蹟」(Miracle of Faith),「我感謝上帝讓我們擁有這間餐廳,」米卡說,「我也感謝世界展望會提供的創業基金,那是餐廳第一筆資金來源。」

台灣愛心支持海地從百廢待舉之中建造希望。而今,這份愛心仍持續在敘利亞、索馬利亞、南蘇丹、尼泊爾等遭到天災、戰亂侵擾的地區,救援最需要幫助的兒童及人民,使他們有機會再次遇見盼望。

深耕台灣 在天災過後打造新生

台灣位處西太平洋颱風區及環太平洋地震帶上,是颱風、地震等天災發生的高頻率地區,一旦天災發生,往往一瞬間就能奪走居民的財產、家屋、甚至性命。

台灣世界展望會透過飢餓三十人道救援行動,長期投入國內重大天災的救援與重建工作,以及社區防備災訓練,幫助受天災威脅的家庭重獲新生,更有能力面對將來的災害。在回顧歷年重大天災救援工作的同時,讓我們一同記得:天災難以預測,但我們可以做好準備,保護我們的家園不受侵害。

1999年:九二一大地震

距今20年前的9月21日,芮氏規模7.3地震撼動了全台灣,逾105,000間房屋全倒或半倒、超過2,400人死亡、11,305人受傷,多處公路和橋梁斷裂。地震過後,受災民眾所要面對的,除了親人過世的傷痛、無家可歸的不安,更是漫長重建路上的各種挑戰。

現年34歲的劉仁祥出身台中石岡區,是當年九二一地震重災區。地震發生那晚,他和媽媽、兩個姊姊及妹妹在千鈞一髮之際逃出,「姊姊和妹妹們被壓在軟式組裝衣櫥下,我和媽媽把她們救出來,緊拉著她們的手逃出家門。」災後,劉仁祥的家被判定為半倒,加上當時餘震不斷,他和家人只能帶著草蓆和棉被到河堤暫居,直到餘震減緩才重回家中。

台灣世界展望會於災後第二天就在東勢和埔里設置物資供應站,並設立帳篷區,提供水、乾糧等必需品及臨時住所。災後一個月,世界展望會開始協助受災民眾興建組合屋,以及提供自建臨時屋或住屋修理的補助金;同時展開「災區資助兒童計畫」,透過生活扶助金、營養衛生教育、育樂營會活動、社工訪視關顧等服務工作,長期關懷6,500名災區兒童的需要。

「學校復學之後,世界展望會找到我們,了解家中災情,就開始有資助人幫助我們,社工員也會邀請我們參加物資發放的活動,並時常打電話關心家裡的情況。」劉仁祥表示,世界展望會的資助陪伴他完成大學學業。如今他在越南擔任工廠幹部,也是兩名柬埔寨兒童的資助人,「未來我會繼續充實自己的能力,照顧好家庭,也能幫助更多兒童。」

九二一地震是台灣世界展望會首次在國內展開大規模的救援重建專案,除了緊急救援、住屋重建、兒童關懷等工作,台灣世界展望會也開始思考並規劃平時的社區防備災工作。2001年起,台灣世界展望會陸續設置部落儲糧點,協助社區建置發電機及無線電基地台,並定期舉辦防災課程和防災演練,使居民學習如何降低天災造成的影響。

2004年:艾利風災

2004年8月25日,西北颱艾利帶來強風豪雨,在新竹縣尖石、五峰兩鄉造成嚴重災情,部落遭土石流淹沒,聯外道路坍方中斷,統計有24人死亡、395人受傷、9人失蹤。台灣世界展望會在風災發生時,由駐地社工員與教會、社區合作,協助居民撤離,並在尖石鄉公所、竹東鎮、新竹縣政府設立救災中心,透過人力接駁、四輪傳動車隊、直升機空投等方式,將救援物資送進重災區。

災後,台灣世界展望會成立「尖峰之愛」重建專案,與新竹縣政府合作,協助尖石、五峰鄉的天湖、煤源部落94戶住屋長期處於危險環境的居民,提供他們建材補助、搭建鐵皮屋或組合屋,以及社區遷村重建。延續九二一地震後的臨時住屋安置經驗,台灣世界展望會與建築團隊討論用輕鋼架建築、並以泰雅族的建築工法為基礎,同時透過「協力造屋」方式,讓居民和專業人士一起建造屬於自己的安全新家。

2006年5月,新天湖部落在居民合力之下正式落成,天湖部落住遷委員會主委吳盛華感動地說:「謝謝世界展望會和大家的幫忙,我們終於有家可歸了!」1996年賀伯颱風造成天湖部落的地基滑動,幾乎全部落房舍都成危屋,當時就有遷村的共識。只是遷村程序繁瑣,部落遲遲未能搬家;10年間又遇到九二一地震和多次颱風來襲,讓部落越來越不安全。直到台灣世界展望會協助重建,多年未能實現的遷村計畫,終於可以落實,居民終於能一掃對颱風、地震的擔憂,在新家園安全居住,開始與孩子一起勾勒希望未來。

2009年:莫拉克風災

對許多台灣人來說,10年前的父親節是心中難以抹滅的傷痛回憶。8月7日莫拉克颱風挾帶大量豪雨登陸台灣,8月8日當天在全台多地造成土石流、洪水等災況,共有681人在風災中死亡。「鄰居的家人在小林村,直到現在每次想起莫拉克,都會想到和我們很熟的人就這樣離開世界了。」現年26歲的杜蘭絲談起風災,仍然記得生離死別的感傷。

杜蘭絲來自屏東原鄉部落,莫拉克颱風來襲時,部落聯外道路坍方,她和哥哥當時因為就學住在市區,只剩媽媽一人在山上,「媽媽在颱風過後步行下山,走了好一段路才有人把她及其他人接到三地國小(現在的地磨兒國小),我們在那裡才重聚。」台灣世界展望會在全台46處安置地點提供民眾食物、飲水、緊急庇護帳等物資,各地社工員也在現場關懷受災家庭,同時成立10所兒童關懷中心,透過繪畫、遊戲、閱讀等方式,抒發兒童因天災而有的恐懼不安。

災後三個月,台灣世界展望會開始於台東、屏東、高雄等地進行住屋重建與社區營造工作,新竹天湖、煤源部落的重建經驗,成為此時最佳的範本。台灣世界展望會重視各部落的核心價值及文化信仰,並兼顧居民的生活習慣、就學需求、環境保護觀念、社區防減災需求、生計發展需要等,經過與社區多次討論,使重新打造的家園不僅能遮風避雨,更能傳承文化、發展部落產業。

在台灣世界展望會協助興建的禮納里部落,開工之初種下的小樹,如今已長出綠蔭。許多曾遭風災摧毀所有的家庭,也在各界愛心陪伴之下,再次活出生命的希望新芽。

圖片版權:台灣世界展望會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