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採訪】直擊脆弱國家的日常-搶救在天災、戰亂中長大的孩子

對基礎建設不足、經濟發展落後的國家來說,一旦發生天災、戰火或糧荒,原已貧窮的環境將更顯脆弱,身處其中的兒童被迫流浪、失學,面臨童婚、童工甚至童兵的威脅。

透過來自阿富汗和南蘇丹世界展望會工作人員的分享,一起直擊脆弱國家兒童的生活,以行動改變孩子的脆弱處境!

旱澇交替 阿富汗兒童難以穩定生活

「在阿富汗生活不容易,我們必須堅強且擁有盼望,才能迎接許多挑戰。」阿富汗世界展望會傳播主任娜吉絲.哈法瑞(Narges Ghafary)一語道出家鄉的日常。多年戰亂和逐年增加的天災,使阿富汗成為全球前10名脆弱的國家,「很多阿富汗人選擇和我家人在32年前做出的同樣決定-離開阿富汗去尋找更好的生活,因此阿富汗是全球難民人數來源第二多的國家。」娜吉絲說。

娜吉絲出生於伊朗,「在蘇聯入侵阿富汗時,我的父母逃到伊朗以求安全、穩定的工作和生活。」娜吉絲還記得小學時,校長會到教室問「誰是阿富汗人?請舉手」,「但我從不在教室裡舉手,都是下課後才去辦公室偷偷跟老師說自己是阿富汗人。」娜吉絲說,當時伊朗人對阿富汗人存有負面印象,因此她選擇在同學間隱藏身分,直到17歲回到阿富汗為止。

自從阿富汗脫離塔利班政權的統治之後,當地的教育發展、兩性平權都較以往改善許多;但受到氣候變遷影響,阿富汗的洪災、旱災發生頻率越來越密集。「去年,阿富汗發生40年來最嚴重的乾旱,約有30萬戶家庭成為境內難民,」娜吉絲說,當她到難民營採訪時,「聽到有家庭把女兒賣掉,只為了養活其他孩子;也有男孩必須撿拾垃圾去回收,好賺錢供給家用。」乾旱發生後不過半年,今年3月,阿富汗發生洪災,再次破壞人民賴以為生的農田和房屋。

面對旱澇交替、基礎建設不良的脆弱環境,世界展望會透過健康、教育、兒童保護、生計和緊急救援等方案,協助阿富汗兒童及家庭獲得基礎醫療服務、學習機會和營生技能,使他們的生活不再動盪,可以穩定發展。

「改變需要時間。」娜吉絲表示,雖然採訪過程常聽見令人心碎的故事,像是女孩被迫結婚、家庭被洪水一夕間奪走所有…等等,但也看到許多轉變。「我曾連續兩年到同一個街童輔導中心採訪,第一次去時,孩子們對未來沒有盼望,因為他們鎮日撿破爛為生,難以想像將來的生活。一年後我再去,每個孩子迫不及待跟我說自己的夢想!有人想當醫生、有人想當老師,他們開始擁有希望。」

走訪阿富汗各地,讓娜吉絲越來越認識自己和家鄉,「小時候的我覺得自己像是卡在伊朗和阿富汗之間,沒有身分。如今我可以很驕傲地說:我是阿富汗人!」她期望透過自己筆下的故事,讓更多人聽見阿富汗兒童的聲音,「希望有更多人分享阿富汗孩子面臨的困境,使他們不被世界遺忘。」

戰亂頻繁 南蘇丹兒童面臨生存威脅

根據和平基金會公布的「脆弱國家指數」(Fragile States Index),在南蘇丹建國的短短8年時間裡,有4年都是全球脆弱指數最高的國家。「因為戰爭,許多兒童遭遇飢餓、失學、與家人分離、成為童工或童兵等危機,婦女和女孩也面臨遭受性暴力的風險。」南蘇丹世界展望會糧食援助專員珍妮特.亞比篩(Nzinau Janet Abishai),分享她在前線服務所看見孩子及家庭的困境。

而在南蘇丹建國之前,這片土地早已經歷長達20多年的戰爭,那些動盪不安的日子,就是珍妮特的童年。

「1990年,我當時大約7歲,由於戰爭日發激烈,許多人民被殺,軍人到處搶劫,我的父母決定帶著全家逃到中非共和國。」珍妮特說,逃亡路程十分漫長,「我們走了10天,當中沒有足夠食物可吃,為了有力氣走下去,只能喝混有雜質的水。」

抵達中非共和國後,珍妮特和家人接受聯合國難民署的援助,獲得糧食、生活物資、農具、種子和農耕訓練,珍妮特和兄弟姊妹也可以上學。由於家中人口眾多,珍妮特小小年紀就學會種菜、捕魚、釀酒等技術,好養活自己。14歲那年,珍妮特的父親過世,「為了減輕母親持家的重擔,我決定輟學嫁人,讓我的丈夫可以照顧我和母親。」

幾年後,珍妮特和家人搬到烏干達,當時她已是育有4子的單親媽媽。「我在烏干達看到婦女說英文、開車和在銀行工作,我很想和她們一樣,便決定回到學校讀書。」在家人支持下,珍妮特一邊撫養孩子、一邊完成學業,「能拿到文憑是我生命中最棒的事!」

2010年,珍妮特進入世界展望會,負責南蘇丹境內的糧食援助工作。2013年12月,南蘇丹獨立僅僅兩年,再次爆發內戰,衝突至今仍未完全止息。「不同種族、派系之間的權力鬥爭,是造成南蘇丹衝突不斷、變得如此脆弱的主因,」珍妮特表示,為了爭奪石油等資源,各方勢力持續交戰,「戰爭不僅造成人民流離失所,更間接造成糧荒和傳染病頻發。」聯合國難民署和世界展望會的最新資料顯示,南蘇丹有223萬人逃至其他國家,約200萬人在境內流離失所,更有高達610萬人需要糧食援助。

縱然人為的戰亂衝突難以平息,世界展望會仍盡力在南蘇丹最危急的區域,搶救飢餓、受暴力威脅的兒童和家庭。

「世界展望會透過糧食援助、營養治療、供水與衛生、教育、以工代賑等方案,協助最脆弱的兒童及居民,度過艱困的生活。」珍妮特回憶曾在世界展望會成立的營養治療中心遇見一位母親,她的孩子罹患嚴重營養不良,「這位母親告訴我世界展望會的計畫如何幫助她的孩子,當她訴說自身遭遇時,我十分感同身受,」珍妮特說,「讓我想起自己的經歷,以及當時和她一樣脆弱的我。」

2018年,世界展望會在南蘇丹為689,400人每個月提供糧食,為444,500人提供乾淨水和衛生設施,有1,503,001人獲得如營養治療、產檢等醫療保健服務,並有256所學校、155,202名兒童獲得教材、獎學金和營養午餐。在南蘇丹的和平曙光來臨之前,世界展望會將持續前進,為最脆弱兒童帶來生機。

圖片版權:台灣世界展望會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