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採訪】光泉傳遞愛、營養與知識,與「球學」創辦人何凱成一同關懷偏鄉學童

父親早逝、母親罹患思覺失調症,球學創辦人何凱成13歲由美國的姑姑收養,從一句英文都不會說、遭同儕歧視的「亞洲小孩」,到獲得哈佛大學全額獎學金的美式足球隊跑鋒。如今何凱成將自己彷彿死過又活的人生,化為給台灣下一代的禮物,投入體育新創事業,立志讓運動成為台灣教育不可或缺的一環。

因運動而翻轉的人生

走進球學辦公室,首先映入眼簾的是一面貼滿照片的塗鴉牆,述說何凱成創業六年多來的發展與挑戰,起點則是他渴望分享人生蛻變後的祝福。

「運動救了我一命!」何凱成表示,初到美國、人生地不熟的他因為加入校隊,原本晦暗的童年開始綻放亮光,「我在球隊裡認識了新朋友,更因著運動的優異表現,有機會進入哈佛大學。如果沒有接觸運動,我現在不會活著。」對何凱成來說,人生彷彿死過一次又復活,「既然知道自己的生命是份禮物,就該把這份禮物的影響力放到最大。」因此他在2013年創立球學,希望透過運動,翻轉台灣的教育環境。

每次危機都是學習而非失敗

球學創立初期,主要業務是建置高中籃球聯賽球員比賽影片資料庫,藉由剪輯球員的亮眼表現精華,成功幫助幾位學生出國深造。之後受限於影片素材版權問題,球學從影片剪輯轉型做運動賽事轉播,獲得Yahoo奇摩等影音平台的合作,「當時我們在八個多月裡,轉播了全台灣1000多場比賽,睡在球場是家常便飯!」何凱成笑著說。

由於台灣的學生球賽多辦在校外,不像美國是主客場制,難以累積家長、同學對校隊的凝聚力,導致現場觀眾、線上轉播比賽的觀看人數嚴重不足,「當時公司幾乎要倒閉,幸好奇蹟般獲得了第一筆投資。」為了改變現況,何凱成決定自辦球賽,從一開始為期一週的「球學盃」,發展至今有72所學校籃球校隊參與的「球學聯盟」,在五個月的賽季中,目標提升高中職學生的運動參與率,並設下學業成績門檻,球員未達標準就禁賽,讓運動和學業均衡發展。

「我認為創業不是等想清楚了才做,而是先做之後,再想辦法解決問題。」何凱成坦言,這六年多來公司數次面臨倒閉,「但這些經歷都是學習,而非失敗,除非我放棄不做了,那才是真正的失敗!」

球隊是我的第二個家

無論球學的經營方向如何轉變,何凱成清楚知道自己要做的就是「利他」的商業模式,「參與『2019光泉我愛牛奶公益計畫』也是一樣,我想透過自己的成長經歷,鼓勵偏鄉孩子們『你也可以』!」

何凱成還記得,在他父親重病、母親精神狀態不佳的童年,天母國小籃球隊成為他生命中的轉捩點,「那時候教練就像我的父親,隊友們則是我的兄弟,帶給我在家中缺乏的歸屬感、愛與關懷。」特別是國小五、六年級時的籃球教練,每天堅持泡牛奶,要求每位球員在他面前喝完,「因為天天喝牛奶,那兩年我長高特別快。」

與光泉一同帶給偏鄉學童營養與關懷

當何凱成踏入「2019光泉我愛牛奶公益計畫」所支持的台中石岡國小,童年回憶頓時湧上心頭,「看到石岡國小籃球隊員們,彷彿看見小時候的自己,特別是其中有位名叫『捲毛』的孩子,頭髮和我國小時一樣,都捲捲的。」何凱成說,當天孩子們問了他許多問題,從「運動和學業如何取得平衡」、「你怎麼度過坐冷板凳的時光」,到「十字韌帶斷掉會很痛嗎」、「你對林書豪的看法是什麼」,都令他印象深刻,「這些孩子們就像海綿一樣,渴望學到更多知識。我能做的,就是與他們分享我的故事,讓他們知道即使環境不好,只要努力、不放棄,仍有機會翻轉人生。」

何凱成表示,這次擔任「2019光泉我愛牛奶公益計畫」大使,他感到既榮幸又感恩,「陪伴台灣的下一代健全成長,一直是我想做、也正在做的事,對我來說,這是一份責任而不是興趣。」何凱成也十分肯定光泉發起公益計畫的使命,「我認為這項計畫不只是提供牛奶給偏鄉學生,更是鼓勵學生勇敢跨越環境的限制,活得更健康、自信,進而踏上夢想的人生道路。」

讓下一代擁有對未來的更多選擇

走過創業初期的重重挑戰,何凱成形容自己好像是一名鑿山開路的拓荒者,正在一點一滴翻轉台灣的體育教育,「當我進入哈佛,就好像登上世界數一數二的高山,從山頂回首來路,我明白這條路是許多前人一起開墾而成,讓如我一般成長背景和學業並非最優的學生,也能斬獲成就。現在我在台灣,希望打破台灣教育的窠臼,讓運動和學業不再是分岔的兩條路,全面提升台灣學子的運動參與率。」

願景雖大,何凱成卻信心滿滿,「從石岡國小回來之後,我更加期盼『球學聯盟』可以建構完善,也積極邀請企業一同加入。希望在不久的將來,石岡國小的隊員們升上高中,可以因著『球學聯盟』擁有對未來的更多選擇。」

本文為廣編,刊登於《康健雜誌》254期。圖片版權為光泉所有。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