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遊學紀事】同學們,以及所謂的文化衝擊

“I can’t see my future.”

那是一堂會話課,坐在我對面的她這樣說著,「我們國家最近修改了退休金的法規,身為一名教師,我感到自己面對更困難的未來。」她來自巴西,英語程度達CEFR B2,但她心中的天堂,是能與她的孩子生活在一個安全、無須擔憂未來的地方。

這是我來到利物浦後,第一次感受到「文化衝擊」。

說來奇怪,類似話語我早在過去七年多看到或聽到無數次,應該已經練就某種程度的麻木(?)。但當這句話出現在一個完全料想不到的環境裡,內心的衝擊還是絲毫不減。

請不要來我的國家旅遊

我的同學來自世界各國,大致可分為三大集團:第一類-可能也是人數最多的一類-來自西班牙和拉丁美洲的西語系國家,說葡萄牙語的巴西也可歸在這一集團;第二類是法國和義大利人;第三類則是沙烏地阿拉伯、阿曼等阿拉伯語系國家。

法國同學多半高雅,但不太容易親近;義大利同學很熱情,只是千萬別相信他們說的每一句話都是真的(尤其是男性);阿拉伯國家的同學們由於宗教文化背景,女孩們會自成一個小團體,男生則會和其他人打成一片,基本上就算同樣來自沙烏地阿拉伯,女同學和男同學也不會彼此交談。

至於西語系集團(plus巴西)-西班牙同學一樣延續南歐的陽光,熱情好客;拉美國家的同學一般而言也是開朗活潑,但有一點不同,他們不太會主動邀請你到他們的國家旅遊。

我的會話課上有巴西、智利、哥倫比亞、阿根廷的同學,當老師說著「我將來有機會一定要去你們的國家旅遊」,哥倫比亞和智利的同學異口同聲說:「No, please don’t come!」

那一刻,我彷彿從她們的回答中,讀懂了些什麼。

這一層樓唯一的東亞學生

或許因為我上課的樓層是30歲以上學生專屬樓層,我真的沒看到任何來自東亞-台灣、中國、日本、韓國-的臉孔。一開始不太明白為什麼,經過一週的相處,慢慢能揣測出原因。

深受儒家文化影響的東亞國家,在「三十而立」之後的年歲,合該安份工作、建立家庭,像我這樣再過兩年就屆不惑之年(靠聽起來好老)還辭職出國遊學,大概是長輩眼中的大逆不道。

而歐美國家的人才沒管什麼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想精進英文,就用一個月的年假來遊學(對,人家年假有一個月),就算身分是已婚當媽當爸也一樣,只要另一半可以接受,就能暫離家中一切到異鄉進修。

看看同學們,再看看去年下了極大決心要完成遊學夢的我,突然覺得,我的人生好像太用力了。

利物浦中國城

到底臉貼臉是在幹嘛

最後來談談打招呼。

我第一次經歷西語系國家/南歐國家"Two kisses"打招呼方式,不誇張,真的整個人傻住-就算對方是女性也一樣。經過三週的洗禮,現在有習慣一點了。

我和西班牙同學曾經討論過這件事,我試圖說明深受儒家文化影響(對又是儒家)的我們,對於男女之間的身體界線是很嚴謹的,所以即使是異性好友,最多也只是擁抱作為打招呼的方式,而且通常是非常好或很久不見的朋友,才會跨越男女之別擁抱。”Two kisses”對我而言,根本就是一個無法理解的行為。

自從和她解釋我對”Two kisses”的看法後,她現在都會試著制止別人(尤其是男性)不要用”Two kisses”跟我打招呼,握手就好。

但有時候還是避不掉,所以她乾脆勸我要享受這一切,「想想看妳回台灣就不能正大光明親吻(實際上沒有親到,頂多臉頰碰臉頰)初次見面的男性,不如趁這段時光好好享受(?)。」(我眼神死)

除了”Two kisses”之外,我還滿享受這段旅程,以及看見、聽見、體驗的一切文化衝擊。

%d 位部落客按了讚: